蒲松龄:躲不开的“穷神”,过不了的考试_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
蒲松龄:躲不开的“穷神”,过不了的考试
更新时间:2018-12-30
 

  黄沙迷眼骄风吹,六月奇热如笼炊。午饭无米煮麦粥,沸汤灼人汗簌簌。儿童不解燠与寒,蚁聚嘈杂满堂屋:大男挥勺鸣鼎铛,狼藉流饮声枨枨;中男尚无力,携盘觅箸相叫争;小男始学步,翻盆倒盏如饿鹰。弱女踟躇望颜色,老夫感此心茕茕。——蒲松龄《日中饭》

  他当时候得了“荞五斗、粟三斗”和“农场老屋三间”。用自己的话说,那时是旷无四壁、蓬蒿满之。

  康熙十四年(公元1675年),应乡试未中;康熙二十六年(公元1687年),应乡试,因“越幅”被黜;康熙二十九年(公元1690年),应乡试,再次犯规被黜。

  如果将时间回溯到19岁的时候,蒲松龄或许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这终生会和“穷神”相伴。

  记者 宋宇晟

  在挣扎毕生后,蒲松龄总算拿到了一个“岁贡生”的头衔。只是这对已经风烛残年的蒲松龄而言,已是聊胜于无。当亲朋好友前来庆贺时,蒲松龄还颇觉愧疚。

制图:张舰元

  但这次初战大捷,其实带有几分偶然。

  这次显得太过顺利的童子试,却给蒲松龄接下来的“屡试不第”埋下了种子。

  我有个免穷歌为你训:也不是五经四书,也不是大家古文,只要学勤苦,只要学鄙吝,只要学一毛不拔,只有学利己损人,只有学行乖弄巧,只要学奸诈虚文,只要学伤天害理,只要学瞒昧良心。——蒲松龄《除日祭穷神文》

  腐儒也得宾朋贺,归对妻孥梦亦羞。——蒲松龄《蒙朋赐贺》

  或者在康熙五十年(公元1711年),已是古稀之年的蒲松龄最后一次走进考场。

  打击随之而来。

  考场失败后,蒲松龄郁郁不乐,卧病在床,还写了一首《拨闷》诗,其中有这样几句——生活聊复读书老,事业无劳看镜频;何日得钱十万贯,烟波深处买芳邻。

制图:张舰元 制图:张舰元

  “穷神啊穷神,我跟你是亲戚吗?”

  到康熙三十五年(公元1696年),年过半百的蒲松龄仍没考过。

  当时任职山东学政的是文学大家施闰章。测验中,蒲松龄用八股文的格式,写出了近乎记述体的文章。今天看,这篇文章实在有种小说的觉得。

  昔余采芹时,亦曾冠童试。今汝应童科,亦能弁诸生。微名何足道,梯云乃有自。天命虽难违,人事贵自励。无似乃祖空白头,一经终老良足羞。——蒲松龄《喜破德采芹》

  这些,蒲松龄不是不知道。

  年关将近,一封蒲松龄写给“穷神”的信登上了综艺节目《见字如面》。

  跟今天人们望子成龙的心态类似,蒲松龄暮年切实仍渴望自己的子孙实现通过科举“跃云津”的空想。

制图:张舰元

  他埋怨“穷神”,自从你进了我的门,我是万般不如意,百事不趁心,不仅兜里没钱,还吃了上顿没下顿,甚至衣裳都拿去当了……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28日电 题:蒲松龄:躲不开的“穷神”,过不了的考试

  我乃负君贷,无乃太乖方!清夜时一念,身如负芒刺。——蒲松龄《寄怀王如水》

  在人生的最后,他好像依旧不愿向福气妥协,仍然有自己的保持,就像他对科举的执著,就像他在写给“穷神”的那封信里说的一样。

  咱们可能梳理出这样一张蒲松龄考试的年表:顺治十七年(公元1660年),应乡试未中;康熙二年(公元1663年),应乡试未中;康熙十一年(公元1672年),应乡试未中……

  你不必怨别人,贫是你自己找,穷是你自己寻;既好吃,又好饮,衣服要趁心,奢费不谨严,还来怨别人。喜的是仗义疏财,好的是扶弱济贫,腰内有一文,要撑十文棍。——蒲松龄《除日祭穷神文》

  有文章算了一笔账,清朝初年,一个私塾先生一年的“工资”大概只有8两银子,而坚持一个三四口人农家一年的生活至少需要20两银子。

  多少年后,蒲松龄的母亲逝世,“穷神”仍然赖在家中不走。

  顺治十五年(公元1658年),蒲松龄初应童子试,便以县、府、道三试第一进学,成为秀才。

  “你也甭怨别人,没钱都是您自个找的,过不下去日子那也是您自己闹的。又好吃两口,又好喝两口,花钱大手大脚的,素来不知道谨慎。您还有脸怪别人?晓得您喜好仗义疏财、扶危济困,兜里但凡有一分钱,那腰挺的跟有一毛似的……”

  事实上,从和多少个兄弟分家时,蒲松龄就和“穷神”打上交道了。

  年少成名却屡试不第

  科举是培养人才的,蒲松龄却是个蠢才。可在这样的错位中,他依然执著地保持自己。

  这位生涯在300多年前的大才子,似乎跟今天的你我有相似的苦恼。总结成一个字,就是穷。

制图:张舰元 制图:张舰元 制图:张舰元

  如此新颖的答卷让施闰章眼前一亮。他对蒲松龄在考试中展现出的才华颇为欣赏。

  康熙五十四年(公元1715年),蒲松龄“倚窗危坐而突然以逝”。

  大略是因为年关难过,他不止一次在文章中写到过年前后的穷苦之状。

  蒲松龄当时甚至没钱去购买丧事。幸好有挚友人王如水解囊相助。可这些钱过了六年都没能还上。六年后,王如水家中急需用钱,蒲松龄却因家贫而机关用尽,后悔不已。

  可在信的最后,他又借“穷神”之口否定了这所有:“假如然是靠这些‘本事’发家致富了,固然百事不足虑,万事不求人,可就怕家里着火、匪徒进门。你要问为什么?由于你就是烧去世了也没人管,就是请求街坊四邻也只是给大家添个乐啊。”

  挥之不去的“穷神”

  确实,在蒲松龄的毕生中,“穷”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主题。

  匆匆老矣的蒲松龄仿佛回想起多年前那个东风自得的本人,作诗激励。

  比喻他的《穷汉词》,开头便说“止有一身破衲,夜间盖盖苍生,绰号名为‘大起灵’,一起满床光腚”。这写的就是一个穷汉大年初一面对财神的独白。

  几乎就在蒲松龄考中的同一年,他的长孙蒲破德以第一的成绩考中秀才。

  不改的实质

  诚然在信里痛骂“穷神”,但骂过后,蒲松龄又以“穷神”的口吻给自己写了一封回信。

  你着我包内无丝毫,你着我囊中无半文,你着我断困绝粮,衣服俱当尽。——蒲松龄《除日祭穷神文》

  显然,他欲望自己的子弟一登青云。可他没能看到的是,自己寄托厚望的孙子和他一样,最终在科举之路上“空缺头”。

  虽已有些灰心,可他仍旧不放弃。

制图:张舰元

  那时,他正春风得意。当初看来,那好像是蒲松龄过的最顺心的一年了,至少在考场上是这样的。

  更要命的是,家里孩子越来越多,一年年种地的播种却因为旱灾、水灾、虫灾、雹灾不见好转。加之官府催缴租税,蒲松龄当城市塾师的那点微薄收入,断定是入不敷出。

  回信中,“穷神”还念了一首《免穷歌》。

  “穷神”让蒲松龄别再学五经四书,也别在学大家古文,只要学抠门吝啬、大方解囊,只要学损人利己、出乖卖巧,只要学虚伪奸诈、伤天害理、泯灭良心,保留脱贫致富。

  那季节,百事不足虑,万事不求人,只怕那天火来烧,强盗进门。那其间,焦头烂额无人问,叫苦连天央四邻,只落的合庄快乐,一个个喜的都打滚!——蒲松龄《除日祭穷神文》(完)

  大略写于康熙十二年(公元1673年)时的一首诗记录了他窘迫的家境——盛夏节令,家中的粮食便已不久了,一家人的午饭只好熬些稀粥,勉强充饥;家里的两个儿子为这点粥抢了起来,刚开始学步的小儿子像饿鹰一样翻盆倒盏,一个女儿就远远地看着蒲松龄,甚是可怜。